(SeaPRwire) –   喜点喜说他知道不应该在台上谈政治,但和习近平同名让他很难抵挡住开玩笑的冲动。

即使他的名字也很政治敏感,这位居住在墨尔本的业余喜剧演员告诉观众,他开了一个玩笑说加入微信群聊后群聊就被关闭了。

这个33岁的土木工程师每次打破一个中国喜剧的不成文规则——不说任何让中国看起来不好的笑话时,都会感到很紧张:不开政治笑话,不提总统名字,也不讨论中国极其严格的新冠封控或家庭暴力等社会话题。

“如果环境开放,一定会产生世界级的喜剧演员。”喜点说。

国语喜剧在发展,不仅限于中国。这种表演形式在过去10年里兴起,中国海外移民在纽约、东京和马德里等城市也建立了喜剧俱乐部。

喜剧演员喜欢挑战限制,但大多数国语喜剧演员和许多观众都说,有些话题在喜剧俱乐部里不适合。

在中国,有人事先审查笑话,对越界的演员进行惩罚。今年年初,一家娱乐公司因明星喜剧演员李浩声开了一个涉及中国军队口号的笑话而被罚约200万元。

在国外,演员说他们不怕惩罚,但大多数人说政治笑话不是很有趣,或者会让人感到不舒服。许多人在成长过程中基本上没有接触过政治幽默,因为它在他们的国家大多数时候都受到审查。

“我们讲观众喜欢的。”东京一家喜剧俱乐部的老板郭佳说。他说政治话题在中国文化中是个敏感点,相当于美国对种族话题的敏感。

“有些领域人们不会涉及,但通常不是因为政府政策,而更多是社会压力、文化或宗教原因。”诺特丹大学中国文学教授兼刘亚洲研究所所长米歇尔·霍克斯说。

有些喜剧演员会挑战社会底线。

多年前在多伦多生活时,28岁的林东晓就开始在舞台上公开谈论自己天生的残疾,让观众笑着看待中国社会对残疾人的态度。

林东晓用”瓜子”这个艺名,告诉观众网上认识的女生抱怨他没有预先告诉她自己有残疾,所以他把这一信息加到了个人资料里。

“你在浏览…健身教练,身材很好;商人,百万收入;然后…三级残疾证书,没有任何津贴。”观众笑个不停。

现年30多岁的洛杉矶软件工程师温莱采作为喜剧爱好者说,她喜欢听LGBT和种族关系等在中国严格禁止的话题的笑话。

但”高层政治”(如政治领导人和党派)的笑话应该有限度,”我不认为这是有意义的。”她说。

也有几家俱乐部不遵守北京的观点。纽约一个女权组织Women’s Idea经常举办不受审查的喜剧表演,鼓励女性在社会和政治问题上自由表达。

但即使只是含蓄地提及政治,也会让大多数国语观众感到不舒服,喜点说。他在澳大利亚一家餐厅演出后,老板让他小心点;在一个比赛上他一票难求。结果他基本只能在英语场合演出。

马德里一个喜剧俱乐部的老板朱杰胜会事先审查其他演员的笑话,要求他们删除可能越界的内容。

但有一次,一位演员坚持要说上海封城的笑话,朱没有阻止。观众没有领会笑话,后台也产生争执,让他更坚信政治和喜剧不搭配。

喜剧演员都很清楚,说错话可能会有麻烦。问及李浩声,其他演员说他应该明白边界在哪。

“即使你自己没有问题,别人出了问题也会影响整个行业。”30岁的米兰学生钟笛说,她也表演喜剧。

林东晓最近回国发展喜剧事业,说这个行业还在从他那个笑话引发的整顿中恢复过来。

记者无法联系上李浩声本人,他的公司也没有回复采访要求。

中国有打压境外明星的记录,曾以封杀或禁止在中国演出来威胁国际明星。英国华人喜剧演员吴恩达因在现场节目中开”叔叔罗杰”角色的笑话涉及中国监听手机而失去中国社交账号。

澳大利亚华人女记者徐雅琳同时也表演英语喜剧。她说,中国人有长期开政治笑话的传统。

“如果回顾20-30年前在中国制作的电影或电视剧,政治笑话比今天多。那么如何解释呢?”她说。

徐雅琳的工作批评中国政府,收到官方媒体和民族主义网络暴力骚扰。她说政治深深影响中国人的生活,所以不谈它就”忽略了大象在房间里”。

回国表演时,喜剧演员面临的限制比国外更多。林东晓说审查很重要防止”混乱”,但提前几周提交材料还是很难。

“没有人告诉我可以说什么不能说什么,”林说,”这很难做。我只能提交自己有的,如果不通过再改改。”

在澳大利亚,喜点说不会停止开他同名的领导人的笑话。

“我无足轻重,而且我有澳大利亚护照…我会继续说这些笑话。”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实时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90个国家350万台专业桌面电脑。SeaPRwire支持英语、韩语、日语、阿拉伯语、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越南语、泰语、印度尼西亚语、马来语、德语、俄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多种语言的新闻稿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