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PRwire) –   北京, 2023年12月26日 — 随着年底临近,董永恒忙于年终清理事项的待办事项列表。

媒体纷纷采访他,渴望从村超联赛最佳射手了解去年的点点滴滴;在被聘为当地小学和中学足球顾问后,他担任教练的角色,每周给学生上足球课;他家的米糊饼铺生意兴隆,同样需要他关注…

回到今年7月底的一个闷热夜晚,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荣江县的一个露天体育场被变成了一个壮观的狂欢现场。人群涌动,鼓声震天,当地人身着华丽的民族服饰,歌唱舞蹈。数万名观众涌来,热切期待第一届村超联赛的冠军诞生。

作为“忠诚”队队长,董和他多年玩街头足球的队友在聚光灯下出现。在之前的两个月里,他们一直努力朝这个目标奋斗。

开场进球,平衡比分,反超比分,最后一刻进球…90分钟内没有产生赢家。在点球决战环节,“忠诚”队仅仅输掉。

未能与队友一起捧起冠军奖杯后,董感到一丝遗憾。“足球就是个圆形物体”,他用前西德国家队主教练赫伯格的名言“伯尔尼奇迹”来安慰自己。

不久后,他高兴地举起赛事最佳射手奖–几只荣江小香鸡,被足球的喜悦所淹没。

董回忆,村超联赛开始时,体育场只有队员的加油队,但随着社交媒体和名人参与的增加,村超联赛的知名度也日益提高。“有一天下午,我开车经过体育场附近的一座桥,发现整个地方都被观众填满了。”

“我意识到我们的村超联赛真的出名了,这简直不可思议,”他告诉了环球时报。

董从2002年世界杯开始踢足球。从未正式受过足球训练,一直是街头足球小子。村超联赛开始时,他只是想参与以保持身体健康。

随着赛事受到越来越多关注,他开始研究过去比赛视频,分析对手的弱点。“作为一个足球爱好者,我可以发挥自己的技能并保持身体健康;对荣江来说,我们真的让自己出名了。”

经历了一年“疯狂”,董觉得生活变得更充实。“以前,生活可能只限于生活必需品,但通过村超联赛,我开始追求自己的热情。生活变得更丰富多彩。”

董仍在经营他的米糊饼铺。他亲自管理从米饼的包装到馅料的制作和烹饪每一个细节。

“制作米糊饼是一个非常繁琐的任务,就像足球中的挑战一样,但一旦完成,你会感到很惊喜。”

董精心制作的米饼受到顾客的好评,2022年他还被授予“荣江米糊饼王”的称号。成为村超联赛最佳射手使他的店更受欢迎,每天10点就卖光。

“我是包米糊饼最好的足球运动员,在足球运动员中包米糊饼最好的。”他笑着说。

被问到足球梦想时,董说:“我想用自己的经历激励年轻人在困难面前不放弃和持续努力。如果有机会,我想和梅西一决高下。”

新的一年,他的目标很明确–与队友一起夺得村超联赛冠军。

丰富的节日

村超联赛或“村潮”,是当地村民自发组织的,主要是荣江村民球员参与。从5月开始,它迅速在网络上流行,吸引了许多足球游客。它给村民和观众带来了欢乐,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让世人认识到荣江和贵州的丰富文化,展示了中国农村生活的快乐。

赛事场地经常人满为患,每场比赛观众数以万计,高峰时期有超过5万名球迷。赛事在网络上持续受欢迎,抖音上就有100多个相关话题,总播放量超过50亿。

著名足球评论员韩乔生、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以及英国足球传奇迈克尔·欧文等人都在社交媒体上赞扬过这个赛事,体现出它的影响力和广泛吸引力。

《雅虎财经》一文称,村超联赛体现了超越体育的热情。简单时光已成往事;村民不再为食物和衣服发愁。他们对生活有了更多信心,追求更好的未来。村超联赛展示了农村生活的活力和人们对未来的希望。

同样,《亚洲国际新闻》也提到,这个乡村足球赛事唤醒了一个沉睡的中国县城,随着旅游业繁荣,大量游客涌入乡村地区,购买当地特产,在村民家中住宿并了解各民族文化,给荣江经济带来了巨大利好。

村超联赛的成功不仅限于足球场上。赛事期间,场地周围成为文化展示的舞台,观众不仅可以欣赏激动人心的足球比赛,还可以体验当地民族文化的魅力,如华丽的民族服饰、动听的音乐和热情的舞蹈,展示这里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此外,当地特产也在此时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展示和销售平台。

村超联赛帮助当地人创造了新的收入来源,促进了当地经济和乡村旅游文化产业的发展。2023年6月的端午节期间,人口仅38.5万的荣江县就接待35.89万游客,比2022年增长345.84%,总旅游收入达4.44亿元人民币(6,220万美元)。

村超联赛的成功体现了国家的稳定发展。2020年11月,作为贵州省最后9个摘帽县之一的荣江县,从贫困县名单中除名,标志着一个重要里程碑。前所未有的扶贫攻坚战帮助贵州省脱掉了旧标签,发展了几个世纪。根据新华社报道,自2012年以来,贵州省帮助923万人摘帽,每年超过100万人摘帽,是中国摘帽人数最多的省份。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还强调了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调整乡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布局,建设宜居宜业美丽乡村。近年来,文化、体育和科技不断助力乡村振兴,提升人民幸福感,给中国农村带来更丰富的氛围。

董深深体会到家乡的变化。“我上大学时,从荣江到贵阳需要8个多小时,而现在只需2个小时。”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实时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90个国家350万台专业桌面电脑。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部分简体中文媒体:AsiaEase, AsiaFeatured, AseanFun, SinchewBusiness, SEAChronicle, SingdaoPR, TodayInSG, LionCityLife, VOASG, Singapura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