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PRwire) –   北京2024 年 1 月 31 日 — 古代中国哲学家孔子在《论语》中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2019 年,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法国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将 1688 年出版的《论语》法文原版作为国礼赠送给习近平。习近平表示将把这件珍贵的礼物带回中国

马克龙说,《论语》的早期译本启发了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和伏尔泰。法国也是最早将中文教学纳入国家教育体系的西方国家之一,教学大纲由其教育部门设计。

中法建交 60 周年之际,《环球时报》采访了两位致力于儒家思想和中国文化的法国学者,他们是 CNRS(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东亚文化研究所所长雷米·马蒂厄和法国克莱蒙奥弗涅大学教授伊万·丹尼尔,以了解他们是如何接触到中国文化以及他们如何看待中法友谊的未来。

思想的共存

马蒂厄 1948 年出生,在国立东方语言与文明学院学习,主修俄语和中国语言文化。自 1973 年起,他在 CNRS 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

对于每一位汉学家来说,语言都是一个无法否认的挑战。马蒂厄承认汉语的复杂性,但在他看来,这种语言也是“文化长寿的独特例证”,拥有数千年的历史。

马蒂厄告诉《环球时报》:“它的美无与伦比,它的用法兼具美感。”

正是这些复杂的词语,每个词语都有多种含义,构成了中国的文字文化的基础,“花一辈子的时间都学不完,更不用说声称已经洞悉了它们的全部奥秘。”

从年轻的研究员开始,马蒂厄就开始对中国文化产生兴趣,并翻译了《山海经》等经典著作,这是一部重要的中国神话著作,其历史可以追溯到 2000 多年前。

马蒂厄说:“神话让我们能够认识世界”,他补充说,神话帮助古代中国人理解世界是如何运作的,虽然不是以智力上、科学的方式,而是通过对符号和创造性想象的理解。有了神话,世界就变成值得沉思的东西。

根据马蒂厄的说法,从战国时期思想流派建设的最早时期开始,思想家们互相借鉴思想、交流思想……然后争吵。这些争吵几乎与知识分子本人以外的任何人无关。除秦始皇(中国秦朝的第一位皇帝,他在统治期间焚书坑儒以控制知识分子的言论)外,反智主义并不常见。

中国因此几乎是天生宽容的,因为历史往往表明这一点。(中国的)传统本质上比教条更宽容、更动摇,”马蒂厄说。

自 1964 年起,中法两国已经享受了几十年的友谊,他希望“未来会更加光明,因为中国的旅游景点(风景名胜和博物馆、古城、山区和沙漠景点)的数量和质量是未来法国游客选择的强有力论据。”

对古典作品的欣赏

伊万·丹尼尔从小就对中国语言和文化感兴趣,并在拉罗谢尔的孔子学院开始涉足中国文学。

他对包括唐诗、儒家经典和标志性小说在内的古典作品有着深刻的鉴赏力,他将自己的文学兴趣与 19 世纪和 20 世纪法国作家所取得的发现进行了引人入胜的类比。

虽然他对现代文学的热情显而易见,尤其喜爱鲁迅和巴金等重要作家,但作为比较文学领域的的中坚力量,丹尼尔强调了文学交流在揭示中法两国知识和艺术联系方面的意义。

作为一名比较文学学者,丹尼尔认为文学交流对于理解和研究中法两国的知识和艺术关系至关重要。

他告诉《环球时报》:“文学让我们能够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从最广泛的社会问题到更个人化或私密的话题。通过阅读,法国和中国的读者可以发现彼此,增进彼此的了解。”

伊万·丹尼尔在中国和法国之间进行了 30 多年的文学关系工作和教学,包括两国之间的文化关系史,他说这些科目激发了他的一生。

“我离了解整个中国还差得很远。但中法两国肯定有很多共同点。例如,对时尚和艺术、对书籍和整体书面文化以及对美食的兴趣。”

中法两国纪念建交 60 周年之际,丹尼尔对为中法文化旅游年策划的各种文化和旅游活动表示赞赏。他认为,这些举措为文化交流注入了活力,增进了相互理解和欣赏。“文化旅游”的概念在他的脑海中找到了共鸣,它是一种接触更广泛受众的手段,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法国

在反思两国交流的显着发展时,丹尼尔注意到自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的惊人增长。大学交流的增加、文化旅游的激增和翻译作品的激增已经建立了许多直接和间接的联系。

丹尼尔强调继续合作的必要性,特别是在教育方面,他提倡增加参与语言和文化交流的学生数量。他认为,培养翻译人员和调解员以弥合两国之间的文化鸿沟具有巨大潜力。

了解更多: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